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56章 中墟之战?

第1556章 中墟之战?

  “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叫做‘虚无’。”云澈低声道。

  “虚……无?”千叶影儿金眉蹙起。

  “它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,也说不定,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起源之力’,可将万物‘归虚’,化为自身之力。”云澈缓缓讲述着任何人都不可能听懂,连他自己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感悟到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之理:“只不过,我目前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初窥门径,能完成‘归虚’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有这类最易‘归虚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晶而已。”

  而已?能如此毫无阻隔,甚至察觉不到过程的【逆天邪神】将魔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气吸纳,转为自身修为,在他口中,居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初窥门径”?居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而已”?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留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?”

  作为曾经站在当世玄道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她从未听说过什么“虚无法则”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闻天书,但如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力量,她无法理解,亦属正常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闭目,不作回答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过云澈所铺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魔晶,若有所思:“这么说来,你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制造掠夺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?”

  千叶影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掠夺”二字。

  “对。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迟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想要快速提升,我需要极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。但可惜,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也只能混迹中位星界。”

  “呵……”千叶影儿看着云澈,忽然颇为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世常有言,最难改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性。而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彻彻底底。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掠夺,却还要师出有名,让别人主动送上理由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劣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刮目相看。”

  云澈睁开眼睛,目光微微一侧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眉也在这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声音也沉了下来:“神君!”

  “神君?”云澈站起身来,目光微微凝实:“这阵仗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乎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”

  他很确信,自己在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为,必然惊动东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宗门,随之定会遣人前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竟会派一个神君亲至?

  不过他并无惊慌,手掌一推:“把它戴在身上。”

  千叶影儿接过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它叫逆渊石。”云澈道,他交给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留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逆渊石,不过他暂时已经用不到了:“它可以更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你将玄力注入,便知道该怎么使用了。”

  千叶影儿试探着将玄气注入,随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微显惊容,低声道:“难怪,你竟能毫无声息痕迹的【逆天邪神】逃来北神域。”

  说话间,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已开始发生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玄气从神君境三级,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化为了和云澈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一级。

  一层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假面,也遮蔽在了她雪玉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上。

  这时,东方寒薇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穿过结界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来:“云前辈!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……这次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你……啊!”

  她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未完,便转为一声惊呼,随之外面响起她带着明显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父……父王。”

  “这位,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女寒薇。寒薇,还不快见过雁公主和九前辈!”

  “不必了!”一个颇为威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由远及近:“云澈在哪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小王这就引见。”

  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比之当初面对九大宗时要卑微瑟缩了不知多少倍,不等他到来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推开大门,走出结界,顿时,两束凌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瞬间落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千叶影

  儿无声而随。

  “云尊者!”看着云澈走出,东寒国主立刻上前,掩下明显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郑重道:“这两位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东墟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。这位,是【逆天邪神】雁公主,大界王之女……”

  “我叫东雪雁。”女子冷冷打断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目光打量了云澈数个来回,那过于冷静和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让她很不舒服: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

  东雪雁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眉头明显有了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剧动,随之恢复正常。

  “找我何事?”云澈冷冷道。

  不仅声音冷淡,更完全没有因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而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动容,东雪雁眉头大皱,随之一声低笑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“云澈,你可知这东墟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脚下之地?”东雪雁向前一步,带着一股属于“雁公主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骇人威凌:“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还有九大宗,皆受我东墟宗庇护!你一个外来者,将这片东界域肆意践踏,将这九大宗强行踩于脚下……这也就罢了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确也有资格成为此地霸主。但如此多时日过去,你却未去拜我父王,就连最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讯和拜帖都无!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未将我东墟宗放在眼中!”

  “雁公主!”东寒国主急声道:“云尊者绝无此意,他早有拜访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近期为事所缚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东雪雁一声冷斥,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逐渐冰寒……因为面对她这番话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动荡,这无疑让她心中生怒:“什么时候论到你说话。”

  东寒国主连忙闭嘴,再不敢擅言。

  “呵呵,”老者忽然出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和:“殿下她性情急切,不擅礼数,若言语过激有所触罪,还望尊驾包涵。”

  “……?”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东雪雁愕然转眸,但并没有说话。

  “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云澈眼睛一斜。

  “老夫东九奎,若尊驾不嫌弃,喊老九即可。”老者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尊驾以一人之力,大败陨阳剑主和暝鹏老祖联手,此等实力让人惊叹。而强者,当有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大界王也并无怪罪之意,反而倍为欣赏,否则,又岂会让殿下亲至。”

  东雪雁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东九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眼睁睁看着他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她心中一片惊讶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云澈眯了眯眼睛:“那你们找我,究竟何事?不要浪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!”

  面对大界王之女,竟出言如此冷硬无礼,东寒国主和东方寒薇同时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紧起。

  东九奎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让东雪雁生生压下了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,再想到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和声音总算变得还算平和:“我今日前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代我父王,邀你参加一月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中墟之战’!”

  东寒国主和东方寒薇同时抬头,他们显然知道“中墟之战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一直安静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瞳中也闪过一瞬诡光。

  这片星域共有五个星界,分别为东墟界、西墟界、南墟界、北墟界、中墟界,“中墟之战”,显然和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墟界有关。

  不过,云澈连问都懒得问,他嘴角微勾,刚要回应,身后却忽然传来千叶影儿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好,我们答应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眉角微动,但没有说话。

  千叶影儿容颜遮蔽,气息内敛,又后于云澈一个身位,东雪雁和东九奎注意力都在云澈身上,并未过多关注于她,此番,她竟先于云澈出口,让两人同时目光一转,深深看向千叶影儿。

  “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东雪雁道。

  “吾名云

  千影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婢女。”千叶影儿轻然说道。

  “婢女?”东雪雁美眸一眯:“直呼主人名讳的【逆天邪神】婢女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少见!”

  “我们之间自有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处之道,雁公主有所难解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应当。”相比于云澈冷硬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她看向云澈,似在征询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见:“云澈,此处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墟界之地,我们在此掀起如此风云,却久未拜访大界王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该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如今大界王遣雁公主亲至,足见是【逆天邪神】诚意想邀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拜访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佳机会。若能就此为大界王效劳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荣幸和机遇,当无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你意下如何?”

  “大界王主动相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雁公主亲至,我又怎会拒绝呢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依旧僵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东雪雁恨不能一拳砸上去,但语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平缓了许多,对东雪雁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,没有任何拒绝之意。

  “好。”东雪雁点头。身为雁公主,她在东墟界有着极其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从无人敢对她有丝毫怠慢,何曾面对过云澈这般面孔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值关键时期,父王又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有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,她说不定会让东九奎直接将这傲慢狂妄之徒直接轰杀此地。

  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达到,对方也没拒绝,东雪雁实在不想再多看他一眼,身体转过,反手将一枚缠绕着青绿光华的【逆天邪神】令牌推给了云澈,冷冷道:“此令牌已刻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三十日内,持此令牌至东墟宗,过时自负!”

  “九爷,我们走吧。”东雪雁直接走离,甚至都没有去追问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。

  东九奎向云澈微微颔首,笑着道:“相信尊驾定能在此届中墟之战大放异彩,老夫甚为期待,告辞。”

  离开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似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瞄了一眼千叶影儿。

  “小王恭送……”

  “不必!”东雪雁一声冷语,将东寒国主定在了那里。

  出了东寒王城,东雪雁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猛然沉下,脚步一顿,直震得地面一阵翻腾,她恨恨道:“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无礼傲慢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徒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未将我东墟宗放在眼中!”

  “呵呵。”东九奎笑了一笑:“无需动怒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”

  东雪雁道:“九爷,你为何对他如何客套?莫非……”

 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,神色一变。

  “不,”东九奎知道她在想什么,摇头道:“你放心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无疑,并非神君,寿元也不会超过五十个甲子,有资格参加中墟之战。只不过……”

  “只不过什么?”

  “只不过……”东九奎顿了一顿,面色肃然:“那个我本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稽之谈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有神王境一级。”

  “……”东雪雁一愕,随之失声:“你说什么!?不可能!神王境一级,怎么可能战胜陨阳剑主和暝鹏老祖!难道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用了什么障眼之术?”

  东九奎没有解释,继续道:“我之前还担心他如此修为,寿元会不会超过限制。但……另一个传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气息,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震惊。”

  “多年轻?”

  东九奎缓缓伸出三根手指。

  “难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未超过三十甲子?”说话时,东雪雁面现惊容。未满三十甲子,最多也才千多岁,竟能拥有神王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?

  “不,”东九奎依旧摇头:“我感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很可能……在三甲子之下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