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58章 东墟太子

第1558章 东墟太子

  东墟五界,这段时间以来愈发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平静。

  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开始向中墟界进发,因为中墟之战期间,中墟界将对所有玄者开放。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观战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在这五十载才有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去寻找机缘。

  十三天后。

  东墟界,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独立空间,一道比无尽深渊还要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在两人身上同时闪耀。他们同时睁开眼睛,看向了对方被完全染成漆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。

  还有明显质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千叶影儿缓缓抬手,莹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飘逸着黑气,耀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、眉毛,也化作了暗夜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……她手臂垂下,气息内敛,眼瞳、长发才重新归于金色。

  但,她对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,对黑暗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,却发生了永恒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源魔血,根本不可能融于凡人之躯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源血,在云澈这个绝对怪胎,在千叶影儿这个最上佳的【逆天邪神】炉鼎之下,短短一个月,便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达成了初融。

  云澈已有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魔帝之血初融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对他而言并没有那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。但对千叶影儿而言,以凡人之躯得魔帝之血脉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淡薄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,但那种躯体和感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质变……远甚天翻地覆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魔帝之血。”千叶影儿缓缓而语:“哪怕我当年站在神主致境,都没有这种隐隐超越天地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难怪,拥有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当年竟引来九重雷劫!”

  “那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机三老所谓迎接‘天道之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降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道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!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云澈冰冷而语:“再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,若无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足够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,依旧会落得……这般下场!”

  他伸出手来,一指点在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,黑光一闪而过。

  千叶影儿凝眉,随之缓缓念出:“永…夜…幻…魔…典。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部来自上古‘永夜魔族’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功。”云澈道:“劫天魔帝所留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功层面太高,非你短期内所能修成。而这部永夜幻魔典,以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和玄道悟性,定可以在短时间内有所成,以便应对半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。”

  这部永夜幻魔典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初焚绝尘与轩辕问天所用,铭刻于永夜魔剑。后来永夜魔剑落于云澈之手,当时他对黑暗玄力与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功都有着相当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,对其中所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永夜幻魔典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匆匆一瞥,绝无任何修炼之意。

  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匆匆一瞥,永夜幻魔典却已无形中牢刻在心,想忘记都不能。

  “好。”千叶影儿淡淡应声。以她魔帝之血初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要修炼层面稍低的【逆天邪神】永夜幻魔典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易如反掌。

  云澈不再说话,他闭上眼睛,身上蓝光乍闪,随之变得无比浓郁,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亦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开始下降。

  一声长鸣,如天阙神音,一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之影在云澈身上现出,释放着让千叶影儿为之深深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之威凌。

  魔血初融,云澈终于开始炼化冰凰神灵赐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神力。

  当年,冰凰神灵给予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她万年时间都未能炼化一半,而云澈……他确信自己半年之内便能完美炼化!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短期内实力暴增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依仗!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默然看着,感知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气息在冰凰神影下快速提升着,提升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无比之惊人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般平和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有着太多让人难以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每一次,都会让她无法不为之震惊。

  她快速收敛心神,开始专注修炼永夜幻魔典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要修成这上古魔功定需要不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但身融魔帝之血,永夜幻魔典所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法则,她无论理解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驾驭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如反掌,不到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她便已完美修成第一境。

  睁开眼睛,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丝毫不变,一动未动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境界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二级。

  第三天,她修成永夜幻魔典第二境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赫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三级。

  第七天,她修成第三境,睁开眼睛时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四级。

  第十五天,她修成第五境,而云澈,已刚刚完成了五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。

  短短半个月,横跨神王境四个小境界!这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世骇俗所能形容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认知中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

  “该出发了。”千叶影儿道。难怪,他先前竟那么笃定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掠夺……他竟还有这般底牌!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这张底牌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在哪里,最终可以将他提升到何种境界。

  铮!

  神影消逝,光华尽散。云澈却没有睁开眼睛,低声道:“不必那么着急。我需要适应和平缓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你并没有打算去东墟宗?”千叶影儿若有所思。

  “哼,区区一个东墟宗,有何资格让我们言听计从。”云澈道:“我们直接去……中墟界!”

  中墟界,位于幽墟五界中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灾难和机遇之地。

  中墟界历来被四大界王宗门把控,有着各自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控区域。而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分配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由五十年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决定。幽墟五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宗门,能从界王宗门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之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探索中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而中墟之战期间,中墟界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所有玄者开放。因而,这段时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墟界最为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时间,小部分自认实力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会趁机冒险深入中墟界寻找机遇,而大部分玄者则是【逆天邪神】聚往中墟北境。

  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中墟北境。

  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推移,一股又一股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快速聚拢向中墟北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……此刻,距离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启,只剩二十个时辰。

  中墟界充斥着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风暴,边境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安全之地,但依旧常年卷动着风沙。

  漫天风沙之中,两个人影并肩而至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北境每一刻都在涌来着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但这两个人影纵然被半掩在风沙中,依旧会让人忍不住侧目。

  “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参展者年龄不能超过五十甲子。年龄限制再正常不过,但为何要限制修为?”云澈低声问道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丝毫没有被风沙所扰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到千叶影儿耳中。

  “在中位星界,神君是【逆天邪神】巅峰。”千叶影儿缓缓道:“神王虽少,但算不上罕见。你可知有多少神王停驻在了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之境,百年、千年、乃至穷极一生,都无法再向前半步。”

  其他星界,云澈少有接触。但吟雪界……沐玄音之下,共有两大神君,分别为沐冰云和沐涣之,但这两大神君之下,其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殿长老、冰凰宫主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巅峰,再无神君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特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之途,几乎从来感觉不到瓶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无论小境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境界。但他亦明白,对其他玄者而言,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跨越,每一次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堑。

  “中墟之战,历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巅峰神王之战。一个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这些寿元尚浅,有着巨大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们能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中找到些许成就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契机,又毫不耽误逞威……同时,亦可造成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压。”

  同为巅峰神王,胜者,未来成就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无疑更大一分,而败者,亦有可能因之而留下阴痕,更难再进一步。

  更不要说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决定着接下来五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分配!

  同时关系着威望和资源,毫无疑问,幽墟四界,向来都将中墟之战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重。

  “巅峰神王?呵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微微而动,一声不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。

  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五级神王之境参战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异类。”想到云澈当年以神劫境进入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刹那朦胧。

  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沐浴在炎阳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中,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和耀眼……连当时身为梵帝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都觉得耀眼。

  而现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笼罩在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之中,让人触目魂寒。

  同一个人……短短数年……

  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无常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体现到了极致。

  “异类?我在何处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异类?”

  云澈冷淡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却深蕴着他人或许万世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。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  这时,云澈忽然停住脚步,抬起头来,目光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凝。

  “怎么了?”千叶影儿问。

  “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……有些奇怪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奇怪?”千叶影儿灵觉刹那释放,又随之收回:“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之地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元素却远胜黑暗气息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些不同寻常。”

  “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不知不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,他侧目看向了远方,缓缓说道:“摒除所掺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气息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之力……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纯粹了。”

  “纯粹?”看着云澈明显变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千叶影儿皱了皱眉,随之若有所思。但马上,她又忽然抬头看向前方,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处,出现了几个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她低声道:“神王极致,生命和玄力气息上都和那天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丫头很像。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……而且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界王一脉。”

  在千叶影儿发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来自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遥遥传至。

  “少主,区区一个外人,你又何必为之动怒。”

  “哼!父王单独将我留下,命我亲自候他一人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!他竟敢不至!这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欺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欺我、藐我东墟!”

  “听闻,是【逆天邪神】九奎长老对云澈推崇备至,宗主才会如此重视。不过如此不识抬举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罕见。宗主若知,也定会勃然大怒。中墟之战后,宗主定会拿他问罪。”

  “少主……”千叶影儿低语道:“此人,应为东墟界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子【东雪辞】,东墟宗少主,又被称作东墟太子。你未去东墟宗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先把这个东墟太子给惹怒了。”

  “他如何,与我何干。”云澈冷冷道。

  一阵风沙席卷而过,微落之时,那三个人影已由远而近。

  最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材颇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,眼神带着天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慢和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沉,身上溢动着神王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此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墟太子东雪辞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跟随着两个中年男子,玄道气息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。

  中墟之战从不限制寻找外援,能寻到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援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本事。每次中墟之战,东墟宗都会寻一些宗门之外,甚至星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神王助阵。今次也不例外。

  云澈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。

  东雪雁去寻云澈时,东九奎随同在侧。他对云澈颇为看重,而以他在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地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东墟界王自不会等闲视之。

  但,中墟之战临近,所有外援都诚惶诚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早早而至,唯独云澈却不见踪影。

  在东墟界,谁敢欺骗违逆东墟宗!?东墟界王虽心中生怒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听了东九奎之言,在动身前往中墟界之前,特命东墟太子东雪辞留下再候云澈一天。

  对一个外援如此重视,还留他堂堂东墟太子亲自等候,东雪辞本就极为不爽,但一天过去,却依旧没等来云澈,让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怒不可遏。

  他心中之怒,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写在脸上。

  随着双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东雪辞目光随意扫向云澈和千叶影儿……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目光骤凝,脚步一下子停在了那里。

  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见到了让他大怒之人,因为他根本没见过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牢牢锁定在千叶影儿身上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