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59章 南凰蝉衣

第1559章 南凰蝉衣

  女子之美,在于貌,亦在于形与神。

  千叶影儿何许女子,她纵掩容颜,纵不见眸光,身上自然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韵依旧带着足以让天光暗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。

  东墟太子四十甲子之龄,可谓阅女无数,早已少有女子能让他产生兴致……但,从未有一人,只瞥其影,便让他心魂骤曳。

  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沉和怒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快速升腾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。

  他身侧之人察言观色,迅速道:“两个中期神王,气息陌生,显然并非东墟之人,来自幽墟五界之外也并不奇怪。少主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意?”

  东雪辞目光依旧紧紧锁在千叶影儿身上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舍得移开,口中道:“此女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绝代尤物。可惜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太碍眼了。”

  低语间,他脚步迈出,似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将距离拉近,站到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前方,微笑道:“萍水相逢,不知二位欲往何处?”

  千叶影儿以逆渊石将气息压制到和云澈等同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何其敏锐,东雪辞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,当下冷冷道:“中墟之战。”

  云澈面无表情……梵帝神女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哪怕不露容颜,依旧会惹祸上门。

  “哦?果然如此。”东雪辞笑意更甚:“在下东墟宗东雪辞,为参战而至,既如此有缘,便邀二位一同前往,如何?”

  他说话时,目光一直都看着千叶影儿,带着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侵略……身为东墟太子,在幽墟五界可以横着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他看上一个女子,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幸,他何需掩饰!

  至于云澈,他未瞥去半瞬,根本无视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他很确信,在幽墟五界,没有人不知道“东雪辞”这个名字,以及这个名字所象征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

  何况对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中期神王,更该知道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。

  “不必。”千叶影儿冷冷回答,便要离开。

  东雪辞一伸手,一道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挡在了千叶影儿前方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也变得邪异起来:“如果我一定要请呢?”

  东雪辞话音刚落,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沙之中,传来一个幽然而又万般柔婉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之音:“多年不见,东墟太子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发出息了。修为精进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却也丢尽了廉耻么?”

  “……”东雪辞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侧眸,双目微微眯了一下。

  风沙之中,一行人缓缓走近,共三四十人,气息尽皆不凡,而为首之人,一身耀金凤袍,腰系锦带,脚踏金纹履,头戴黄金凤冠,坠满着颇为紧密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珠流苏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尽掩。

  她缓步行来,随着明珠流苏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摆,黛眉雪肤、明眸玉唇若隐若现,让人仿佛看到了一幅在风中轻舞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境画卷。

  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这个女子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微转,随之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停住了数息。

  在处处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穿着,乃至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都太过耀目。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袍之上所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纹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图纹!

  但和他所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与冰凰,又有着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

  “我当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呢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蝉衣公主,哦不不不……”东雪辞咧嘴笑了起来:“现在应该称呼一声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太女殿下。”

  千叶影儿瞥了女子一眼,向云澈传音道:“南凰蝉衣,南墟界界王之女,据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幽墟五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美人。”

  她注意到云澈目光在南凰蝉衣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短暂停留,低声道:“怎么?想擒来玩玩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南凰蝉衣未理会东雪辞言语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向云澈和千叶影儿道:“二位请离开吧。中墟之战期间禁止私斗,东墟太子也不会舍得把东墟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都丢在这里,你们去吧。”

  在任何人看来,南凰蝉衣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言解了他们即将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危局……被东墟太子盯上,整个幽墟五界能救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,屈指可数。而以尊贵之躯,却愿意为不相干之人出言的【逆天邪神】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也唯有南凰蝉衣。

  云澈未动……他不动,千叶影儿自然也不会动。

  不道谢,不离开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静默让所有人诧异和皱眉。

  东雪辞一愣,然后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,南凰蝉衣,看来人家根本不领情啊。也难怪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诚心坏人好事,他们又怎么会‘领情’呢?难不成,只允许你南凰蝉衣舔那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趾,却不许其他女人接本少抛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橄榄枝?”

  “你放肆!!”

  一声怒吼从南凰蝉衣身后响起,一个人踏步向前,脸色阴沉,双拳紧攥,怒视东雪辞。

  他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凤纹金衣,全身贵气凌然。玄力气息远在南凰蝉衣之上,赫然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巅峰,但方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都立于南凰蝉衣之后。

  “哦?”看着忽然站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东雪辞神情变得玩味:“啧啧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废物太子么……哦不不不,你现在连个废物太子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了。没了太子之名,你也就成为了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哈哈哈哈。”

  此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原南凰太子南凰戬。一月前,在得到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后,南凰神君匆匆废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子之位,立南凰蝉衣为太女……但对此,他似乎并无怨言,就此顺从的【逆天邪神】甘居南凰蝉衣身后。

  南凰蝉衣珠帘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秀眉微蹙,南凰戟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勃然大怒:“东雪辞!你……找……死!”

  “找死?”东雪辞不屑一笑:“区区手下败将,也配对我说这两个字?”

  “你!”南凰戟更怒,眼中黑芒骤闪。

  “大哥。”南凰蝉衣伸手:“中墟之战期间,不得私斗。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作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作之语,你又何须动怒。”

  “……”南凰戟暗暗咬牙,玄气被他生生压下。

  东雪辞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玄道天赋极其之高,否则也不可能被择为东墟太子。性情亦格外狂肆傲慢,这一点幽墟五界皆知。但,同为界王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东雪辞就算再狂,以往也不至于如此……今次却字字含讽带辱,其因,南凰蝉衣心知肚明。

  东雪辞向南凰戟嘲讽一笑,又转目看着南凰蝉衣,笑意阴然:“南凰蝉衣,有件事,本少不得不提醒你。千万不要以为抱上了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趾,你就可以跟着一飞冲天。”

  “当年,北寒初带着重礼,亲至南凰神国提亲,不但被距,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都没能见到,这对男儿而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大辱。”

  “如今北寒初被九曜天宫择中,已为藏剑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传弟子。藏剑尊者当年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口所言,北寒初将来必能成为一宫之宫主,这等身份和未来,已非你南凰蝉衣配得上,他却似依旧对你念念不忘……你当真以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初痴心不改?”

  “嘿!”东雪辞一声冷笑:“男人最了解男人,他此举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甘而已!他当年所受之辱,会在之后百倍还于你身。道侣?不不不,你顶多,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胯下玩物而已!”

  “至于你南凰神国就此压过我东墟宗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痴人说梦!”

  东雪辞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之辱一句狠过一句,很显然,他口中在不屑嘲讽,实则心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恨和不甘。

  “东…雪…辞……”南凰戟全身哆嗦,几乎气炸了肺。

  但反观南凰蝉衣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怒,身上淡淡飘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几乎没有任何动荡,她幽幽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东墟太子,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懂得在任何时候给自己留后路,你好自为之。”

  “大哥,我们走吧。”

  不再理会任何人,南凰蝉衣折身离开。那一抹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影在风沙中甚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幻迷离。

  “哼!”一通乱拳全部打在了棉花上,他没有从南凰蝉衣身上感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羞辱,竟只有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。东雪辞心中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爽,冷冷道:“历届中墟之战,你们南墟界连同外援在内,连十个十级神王都无法凑齐,上一届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找了两个八级神王来凑数,丢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也就罢了,还拉低了整个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准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墟五界之耻!”

  “这一次,可千万别比上一届还要难看!”

  南凰蝉衣没有回应,身影远去。

  “我们走吧。”千叶影儿道。

  云澈转身,他迈步之时,一声冷语:“所谓东墟太子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般货色。看来这东墟宗,也没什么未来可言了。”

  云澈这句话虽低,但足以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到东雪辞,还有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蝉衣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同时一顿。

  东雪辞缓缓回身,不恼不怒,嘴角反而勾起一抹淡笑:“把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东墟太子。”风沙之中,传来南凰蝉衣清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不要忘了在中墟之战期间私斗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”

  东雪辞双目眯成一条极细的【逆天邪神】缝,目光扫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将他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牢牢记下,随之微笑起来:“很好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东雪辞果然没有对云澈出手:“父王也大概等急了。第一次有人敢欺逆我东墟宗,不知父王知晓后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反应,搞不好,会怒极之下,亲自去东界域将那个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徒给毙了。”

  这时,云澈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同时响起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:“东墟太子心胸狭隘,你们不该如此言语触罪。早日离开此地,否则中墟之战后,他必对你们出手。”

  “去哪里?”千叶影儿问。

  “去东墟宗那边。”云澈道:“既然应允,当该履诺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千叶影儿斜了他一眼,却忽然问了另一个问题:“你觉得南凰蝉衣此人如何?”

  “深不可测。”云澈淡淡道。

  “……!?”这个回答,让千叶影儿重重一愕,这四个字所蕴之意可大可小,但在她看来,断不应出现在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为何?”千叶影儿问。

  “不知。”云澈回答。

  “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