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60章 转阵
  中墟北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墟界最为平和之地,很少有风暴席卷侵袭。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此地。

  中墟战场周围,有着四个常年笼罩在结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宫殿,分属四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宗门——东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墟宗、西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西墟宗、北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城、南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国。

  云澈和千叶影儿来到东墟宗所在,刚一靠近,便已被人拦下。

  “站住!此为东墟宗之地,不得擅入!”守卫弟子厉声道。

  云澈拿起东雪雁那日丢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令牌,淡淡道:“告诉你们宗主,云澈应邀而至!”

  ……

  东墟殿中。

  “大哥,你来了。”

  感知到气息,东雪雁快步迎出。东雪辞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兄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甘愿一生仰视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里,幽墟五界除了北寒初,同辈之中无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。

  东雪辞目光四扫,道:“父王呢?”

  “父王去了北寒神君那边,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确认北寒初与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说话间,东雪雁忽然注意到东雪辞一脸阴气沉沉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没什么,遇到个存心找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东雪辞冷声道:“刚好在中墟之战后多点乐子。”

  东雪雁没有再问,转而道:“云澈呢?大哥有没有试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?虽然九爷对他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看重,但……他那副傲慢无礼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我倒真不想在中墟之战看到他。”

  东雪辞脸色更阴:“我遵从父王之命,亲自多候他一天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个影子都没看到,呵。”

  “什么!?”东雪雁脸色微变,声音也沉了几分:“他竟然忤我东墟之意?”

  这时,一个东墟弟子匆匆而至,在殿外传音道:“两位殿下,云澈求见。”

  两人同时转身,脸色再变:“云澈?!”

  “他手持东墟令,刻有云澈之名,确认无误。”东墟弟子道。

  “哼!”东雪雁衣袖一甩,快步走出。东雪辞沉着脸,也踏步而出……虽然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,但就让他多等一天而不至这件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罪无可赦。

  东雪雁出殿,一眼看到云澈和千叶影儿。她眉头大皱,斥声道:“云澈,你还敢来!?”

  “我受邀而至,为何不敢?”云澈反问。

  “呵,”习惯于被人敬畏仰视,看着云澈那张唯有僵冷,毫无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东雪雁心中再次窜起无名之火:“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需进行战前考核,更有极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势筹备!我那日分明要你提早前往东墟宗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允许你直接入中墟界!”

  云澈毫无动容:“我当时只答应为东墟宗参加中墟之战,但我可没答应去东墟宗!”

  “你!”东雪雁更怒,这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响起一个戏谑中带着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

  东雪辞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来,半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似幽似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盯视着云澈。看着他明显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东雪雁眉梢一动:“大哥,你莫非已经见过他?”

  “见过,当然见过。”东雪辞笑了起来,笑意带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森然:“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存心找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“他竟敢对你不敬?”东雪雁瞬间面沉如水,云澈对她不敬,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怒,但对她大哥不敬,那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死……哪怕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九爷格外看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嘿,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敬。”东雪辞嘴角咧起,看着“投奔”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忽然不怒了,因为他意识到,以他尊崇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云澈这等人,只不过自视甚高,实则蠢不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丑而已。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辱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知小丑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吠,岂配让他在意和生怒。

  “云澈,”他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敢把之前对本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再说一遍吗?”

  “让你父亲出来。”云澈依旧毫无表情:“你还不配和我说话。”

  东雪辞和东雪雁同时一愣,随之东雪辞仰头狂笑起来,一遍狂笑一遍拍着手:“哈哈哈哈哈!好!简直太好了!雪雁,你说这世上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一些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蠢货,该添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乐子啊,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云……澈!”东雪雁没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阴沉到轻微扭曲,声音里也带上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:“看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在……诚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找死!”

  “不必生气,”东雪辞依旧一脸笑眯眯,他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已彻底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一个白痴,就连声音也变得懒散无力起来:“收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墟令吧。就算他当真有九爷所认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就这等蠢货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入了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东墟之耻。”

  “好!”东雪雁一点犹豫都没有,她手指一伸一点,光芒乍然,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墟令顿时消散,化作小片快速寂灭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光,直至完全消失。

  “大哥,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。”

  “滚吧。”东雪辞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不屑:“你该庆幸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墟界,否则……啧啧,哦对了,本少好意奉劝你一句,你最好永远都别再回东墟界,那样,你或许还可以活的【逆天邪神】稍微久一点。”

  云澈默然看着东墟令消散,眼瞳深处闪过一抹诡光,他直接转身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千叶影儿也不发一言,随他离去。

  东雪雁眉头一沉,疾步向前,但马上又退回:“大哥,就这么放过他们?敢如此蔑我东墟宗,就算父王在此,也一定不会饶过他们。”

  “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中墟界。”东雪辞淡淡道:“一只跳梁小丑,还不配让我在这里犯戒。不过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,区区一个五级神王而已,居然让我亲自多等一天……九爷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瞎了吗!”

  “哎?五级神王?”东雪雁一愕:“九爷先前说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级神王……不过也说过他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什么玄器压制了气息。”

  “九爷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老了。”东雪辞摇头:“居然会招来这么一个大笑话。”

  “此事需要和父王言及吗?”东雪雁问。

  “不必。”东雪辞道:“父王最近一直在烦扰南凰神国和北寒城联姻一事,区区一个笑话,还不配拿去坏父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。”

  ……

  “这次去哪?”千叶影儿问。她现在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白先前云澈为什么忽然出言触怒东雪辞……原来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“南凰蝉衣!”千叶影儿缓缓说道……很显然,云澈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遇到南凰蝉衣后,忽然改变了主意。

  “一方是【逆天邪神】傲气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墟宗,一方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中墟之战始终被其他三界踩在脚下,如今又处境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国,帮助后者登顶中墟之战,显然能带给我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益。”

  曾经信义为先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如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利益为先。

  而更卑劣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还要引导对方主动毁约!

  “你确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她这个人感兴趣?”千叶影儿美眸微斜:“幽墟五界第一美人,多么撩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。一个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可以大变,但劣根性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都不可能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对吗?”

  作为被云澈玷污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,她似乎很希望云澈去糟蹋那些高高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……或许,这样可以让她得到某种病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平衡。

  云澈没有说话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回应。

  这时,一阵格外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毫无预兆的【逆天邪神】卷起。

  轰隆!

  空间嗡鸣,沙石漫天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颈间,三色琉音石被高高带起,在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之力中相互碰触,发出连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之音:

  “爹爹,无心想你啦!”

  “爹爹,不可以做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!”

  “爹爹,不可以沾花惹草!”

  琉音石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小,一瞬间便淹没在风暴之中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顿住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僵硬,保持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、五官毫无动荡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却在发抖,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抖,一息……五息……十息……怎么都无法停止。

  云无心制作琉音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段时间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种下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护在她身边,还帮助她将声音刻印到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所以,她无比清楚云澈一直佩戴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段时间,她亲眼目睹着云澈与云无心之间那甚至超过生命联系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跟着停下,她没有说话,但马上,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名有些不愿看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将目光转过,发出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取下来吧。看不到,听不到,就不会锥心乱魂。”

  “不…用…你…管!”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……说话之时,唇间分明溢出一道血丝。

  哪怕,他已把自己葬入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但每当想起自己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女儿,再也见不到他们……依旧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绝望。

  但即使如此,他也从不愿将琉音石取下。

  风暴渐歇,沙尘沉落,视线之中,一个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快速掠过。

  金袍凤纹,凤冠流珠,更带着难以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华贵与神韵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蝉衣!

  中墟界遍布风暴之灾,中墟之战期间任何玄者可入,可谓鱼龙混杂。南凰蝉衣身为南凰太女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护卫无数,但此刻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只身一人,着实让人有些奇怪。

  在他们看到南凰蝉衣时,南凰蝉衣也看到了他们,但并未停留转目,飘然而去。

  他们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南凰蝉衣而至,如今单独撞见,当然最好不过,云澈脚下一错,幻光雷极之下,如雷霆一般追及,骤闪至南凰蝉衣身前,后者猝不及防之下,险些撞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再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常人,被人忽然截住,也会为之皱眉,何况堂堂南凰太女。但,南凰蝉衣有些匆忙,却又万般优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停住身姿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未见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,一抹如皎月般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透过珠帘,轻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:“不知公子有何贵干。”

  不但无惊无怒无慌,就连出唇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亦柔婉的【逆天邪神】让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都为之舒缓了几分。

  “做个交易如何?”云澈开门见山道。

  “哦?”

  “这场中墟之战,我会成为南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玄者!”云澈道。上一句他言“做个交易”,但这一句,却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容置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式。

  珠帘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似乎微微闪烁了一下,南凰蝉衣轻语道:“此番,我南凰神国参加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名玄者皆已确定。公子来历未明,修为亦远远不及,为何会忽生此念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