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61章 四大神君

第1561章 四大神君

  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微微一动,道:“你似乎并未见识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又为何会认为我实力不济?”

  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气息为神灵境中期,身上所溢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气息中,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感。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如此修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了不起,但这般境界,根本无法窥探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南凰蝉衣道:“你若实力足够,又怎会遭东墟太子欺凌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合情合理,但云澈心中那抹忽然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感并没有就此消散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云澈没有就此释放玄力来证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道:“多一个可以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援,总归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事,对么?”

  “听闻幽墟四界之中,你南凰神国历来势弱,中墟之战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人踩踏,庞大中墟界,其他三界占九分,而属于你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,从来都只有一分。”

  南凰蝉衣:“……”

  “先前东雪辞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之言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刺耳啊。”云澈似笑非笑:“不过看起来,这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,你们依旧只有被践踏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毕竟最薄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和最薄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又怎么可能有翻身之日呢。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南凰蝉衣反应平淡。

  云澈道:“既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何不赌一下呢?”

  珠帘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停留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上,短暂沉默后,她轻点螓首:“好。”

  云澈眼睛微眯:“你答应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痛快。”

  南凰蝉衣道:“一个敢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触罪东墟太子,更有胆子将我拦身三尺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要么无知无畏,要么必有所依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告诉我,你应该属于后者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不过在这之前,还请公子告知名讳和出身。”说话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并没有从云澈身上移开。

  云澈身上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异气息,极易勾起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心和探究欲。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明眸似欲将他整个人完全看透……她察觉到了自己忽然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烈好奇心,却并未将其刻意压下。

  “云澈。至于出身……无可奉告。”

  “只有名字,连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来历都不愿相告,似乎也并没有准备展露实力证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如此却要我将你请为外援,你不觉得过于可笑吗?”南凰蝉衣道,声音依旧轻若柔风,听不出喜怒。

  “这就要看你敢不敢赌了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……”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南凰蝉衣一声轻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螓首被那层彩珠玉帘完全掩下,无人有幸得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笑颜:“你有句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对,既然本已注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又有什么不敢赌的【逆天邪神】呢。”

  她雪手平平伸出,比玉还要莹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轻拢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凝起一枚暗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玉。

  云澈伸手接过,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玉之上,刻印着“云澈”二字。

  “此为临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令,持它便可入我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战阵。到时你会带来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……我很期待。”

  云澈手掌一翻,将南凰令收起:“你就不先问问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和想要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酬劳?”

  “中墟之战后,你会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南凰蝉衣淡然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决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得。”

  语落,南凰蝉衣转身,飘然而去。

  每届中墟之战,四大界王宗门都会寻找外援。但外援不但要实力强大,能够通过极为严格的【逆天邪神】考核,更要有着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来历……毕竟,中墟之战不但关系着声望荣辱,更关系着接下来五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资源!

  而云澈找到南凰蝉衣,欲入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战阵,整个过程,平淡、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咋舌。

  对云澈,南凰蝉衣除了名字,可谓一无所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就此应允,并亲自给了他南凰令。

  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注定最坏结果”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赌博吗?

  “这个女人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不同寻常。”盯着南凰蝉衣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好一会儿,千叶影儿忽然低声道。看似颇为普通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,但,能让她给予此言者,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屈指可数。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有意思。”云澈目光微闪:“希望

  ……她也能带给我什么惊喜吧。”

  第一次见到南凰蝉衣时,他就隐约觉得她有些不同寻常,却又说不出不寻常在何处。

  “不过可惜,这个刚刚晋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太女,马上就要成为那个叫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胯下之女。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国之太女,一旦沦为弱者,也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般结局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讽刺。”千叶影儿一声淡笑……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笑南凰蝉衣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笑自己。

  ……

  时间流转,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从各大方向涌入中墟北境。神君之战极少出现,而五十年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墟五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盛会。尤其那些拼命追求着神王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他们绝不愿错过任何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——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神王之战,他们若能从中得到哪怕一丝感悟,都会受用无尽。

  中墟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一片平静,没有任何风暴袭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下方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山人海。近千万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呈阶梯状向周围辐射而去,千万双眼睛盯向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战场。

  中墟之战期间中墟界完全开放,允许任何玄者进入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这颇为宏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。

  而这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,又和以往有一些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。这段时间,一个消息早已无声散开:这次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监督者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九曜天宫的【逆天邪神】藏剑尊者。

  九曜天宫存在于一个上位星界,虽非界王宗门,但亦威名赫赫。

  北神域因生存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,存在着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供奉关系。九曜天宫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墟四界共同供奉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势力。每一届中墟之战,亦会邀请一位九曜天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尊者作为监督和见证者。

  这些年间,幽墟四界之中偶尔会有一些天才被九曜天宫择中,带回培养。北寒初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,但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被带到九曜天宫后,被宫主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藏剑尊者直接收为亲传弟子,近些年更有已成为首席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言。

  这在幽墟四界,绝对史无前例。

  藏剑尊者更曾当众豪言:北寒初天资绝顶,将来,必能承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宫主之位。

  这般赞誉,无疑在幽墟四界引发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,近乎引为奇迹和神话。本就实力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城,在幽墟五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更因此扶摇直上,如日中天。

  而此届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监督与见证者,将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藏镜真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藏剑真人。北寒初欲再向南凰神国提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也不胫而走,再加上南凰神国无比匆忙的【逆天邪神】废太子、立太女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会发生什么,几乎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板上钉钉。

  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战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战后。

  时间逐渐临近,没有让人等待太久,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潮在这时忽然被四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之力分开,喧嚣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亦在这时变得无比安静,无比压抑。

  因为从上空忽然覆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威!

  在让人心惊胆寒,几乎忍不住要跪地而拜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之中,四大界王宗门……北寒城、东墟宗、西墟宗、南凰神国在同一时间到来,分别落于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北、东、西、南四方。

  落下之时,四个不同颜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也同时铺开,亦铺开了四片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。

  结界成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刻,四个人影从高空缓缓落下,迎着众人仰视、敬畏、狂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如临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。

  “恭迎宗主!”

  “恭迎吾王!”

  “恭迎国君!”

  “恭迎宗主!”

  这四个人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无不带着傲天凌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与威压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,幽墟五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因为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四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存在,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界王!

  北寒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神君!

  东墟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墟神君!

  西墟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西墟神君!

  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君!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潮之中,他们在各自领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缓身而坐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,他们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随着四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座,中墟战场也快速安静下来。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空中短暂碰触,然后淡淡扫向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战阵。

  中墟之战,每一界出战十人,且必

  须为寿元五十甲子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。

  在每一个中位星界,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都屈指可数。而除去极少数俯视一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,十级神王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存在,数量已颇为稀少。

  再将寿元限制在五十甲子之下,这个数量又会急促缩减。

  背依有着庞大资源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界,幽墟四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综合实力都远胜北神域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,北寒城、东墟宗、西墟宗,每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,都能凑齐十个十级神王,还兼带可以用来随时调整出战阵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备战者。

  尤其北寒城,每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备战者,都会超过十人以上。

  唯独南凰神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例外。哪怕加上竭力找寻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援,他们也从未能凑齐十个十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……

  这次,也同样如此。

  北寒城那边,北寒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立着二十个目光傲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作为北寒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参战者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王者。未战,二十个十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便已狠狠压过其他三界。

  对他们而言,中墟之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竞夺之战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展威之战。中墟界,总有四分领域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他们。

  东墟宗和西墟宗各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三人,皆为十级神王。而南凰神国那边……一眼看去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十二个出战者,但十级神王唯有四人,其他八人,皆为九级神王。

  虽然没出现上一届两个八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,对比之下,依然唯有被踩踏和藐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不过这一次,对南凰神国而言,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好像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。

  中墟战场之外,云澈和千叶影儿在这时到来。

  “中墟之战,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轮战制。”千叶影儿道:“第一场,将由上届的【逆天邪神】首位北寒城当先出战,接受其他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轮战,直至落败!”

  “败者,将就此离开战场,胜者,则会继续接受他界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轮战。每一界最多可出战十人,以全部落败的【逆天邪神】顺序决定结果。”

  说完,她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补充一句:“你现在所加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国,每一届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全部落败!”

  “两方轮战也就罢了,四方轮战,听上去没什么公平可言,且很容易被有心针对。”云澈低声道。

  “哼,既是【逆天邪神】战场,又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公平。”千叶影儿冷哼一声:“北寒城历来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出战,经常被其他三界联合针对,但从来都居于首位,牢不可撼。”

  “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足以无视任何不公平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!”

  “到了。”带着千叶影儿,云澈到来中墟战场,站在了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之前,云澈拿出南凰蝉衣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令,一声轻鸣,结界分开,两人缓步走入,瞬间迎来无数诧异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。

  “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!”一声厉喊响起,一股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也重压在云澈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:“为何会持有南凰令!”

  出言之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白发苍苍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短短两句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骇得南凰众人全部屏息……因为此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国此行除了南凰神君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神君,在南凰神国有着“护国长老”之尊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。

  南凰默风。

  能以南凰令如此地者,或为南凰皇室,或为参战玄者,但云澈和千叶影儿显然两者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风伯,”南凰默风话音刚落,一抹柔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响起:“这两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请来助阵中墟之战之人,南凰令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亲予。”

  婉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如有魔力般驱散着众人心中因神君威凌而陡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。出言之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太女南凰蝉衣。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没有让南凰默风释然,反而眉头大皱:“胡闹!区区两个五级神王,怎配入阵中墟之战,简直胡闹!!”

  上一届中墟之战,他们无奈出阵两个八级神王,成为了那场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笑话。这一次,他们不惜代价,大请外援,勉强撑起了一个最低为九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。

  而眼前两人,五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在幽墟四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界都足以傲视一方,但若要入阵中墟之战……

  他南凰神国哪怕历来垫底,也丢不起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“你错了。”云澈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只有我一人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