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62章 北寒初
  听到南凰蝉衣之语,众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微愕,但南凰默风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五级神王”一出,愕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顿时全部转为惊异和尬然。

  五级神王……入中墟战阵?

  开什么玩笑!

  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蝉衣亲自邀请的【逆天邪神】!?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?”原南凰太子南凰戬一眼认出云澈和千叶影儿,他皱眉道:“蝉衣,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可开玩笑。”

  “我没有在开玩笑。”

  云澈并未告知过南凰蝉衣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也不可能准确感知。但亲耳听到南凰默风说出“五级神王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:“这位公子姓云名澈,为我在中墟界偶遇,因而邀来入阵中墟之战。”

  “偶遇?”南凰默风眉头更沉:“中墟之战非同小可,任何一个外援都要慎之又慎,怎可草率!”

  “若他实力足够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多加通融。但他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五级神王,无论如何,都没有资格入阵!”

  南凰默风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长辈之姿,在南凰神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地位、威望,也基本仅次于南凰神君。而且,这件事也着实太过离谱,他当该稍加责斥。

  “风伯,”南凰戬道:“此二人,我先前见过。他们被东墟太子东雪辞所刁难,蝉衣出言为他们解围,此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并不相识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,蝉衣为何会忽有此决定。莫非……”

  南凰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忽然一寒:“你们二人谎报修为!?”

  南凰神国这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十级神王只有四人,相比其他三界极不好看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谎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十级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可能骗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蝉衣直接应允。

  而且看起来,这似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说得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了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毫无反应。

  南凰蝉衣亦没有解释什么,珠帘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幽幽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身影转过,向南凰神君道:“父皇,你意如何?”

  南凰神君目光微倾,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短暂停留,道:“你对他了解多少?”

  “一无所知。”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南凰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也微微皱了皱,但话语依旧柔和:“如此,为父想听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”

  “回父皇,并无理由。”南凰蝉衣轻语道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他定有不凡之处,便邀约而至。”

  “仅此而已?”南凰神君面露异色。

  “仅此而已。”南凰蝉衣颔首:“可以入战场者,唯有十人,再多一人,可择可不择,并无坏处。”

  “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!”南凰默风沉声道:“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战阵,代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!我们一向势弱,战阵始终引人诟病。上一届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战阵因存在两个八级神王,你可知受到了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嘲笑!”

  “今次为了不重蹈覆辙,凑成这四个十级神王,八个九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,我们付出了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力和代价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个五级神王入阵……”

  “很快全天下都会知道,一个五级神王都能入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战阵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”

  “绝对不可!!”

  南凰默风声音加重,而他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每一字都合情合理,众人无不认同。

  “中墟之战近在咫尺,蝉衣应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心切,才会为人所惑,失察之下有此决定,怪不得她。”南凰戬连忙为南凰蝉衣解释,然后目光一转。向云澈道:“两位放下南凰令,就此离开吧。虽不知你们用了什么手段让蝉衣失察,但今日大事在前,便不深究。以后,若欲入我南墟,倒也欢迎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”

  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五级神王,若能收为己用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事一件。

  南凰蝉衣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视了南凰戬之言,玉手轻拂:“两位请入座吧。”

  她所示意之处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之侧!

  “这……”南凰戬惊愕抬头,满脸不解。

  “好。”云澈微微点头,与千叶影儿向前,直接入座南凰蝉衣之侧,对周围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目光视若无睹。

  南凰默风眉头骤沉,面现愠怒:“蝉

  衣,你……”

  “风伯,”轻轻渺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带着若有若无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意和威严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拂断了南凰默风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:“我如今已为皇太女,你既如此在意我皇室颜面,便该对我殿下相称,为何一再直呼吾之名讳!”

  “……”南凰默风神情定格,一时懵住。

  “此届中墟之战,父皇交由我全权引领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终决定,不容任何人质疑置喙!”

  “我南凰战阵,再添云澈一人,此事已定,任何人都不得多言!”

  南凰战阵一时鸦雀无声,众人皆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。

  南凰蝉衣性情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柔婉,又带着似乎与生俱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清冷淡漠,虽艳名远扬,但平日里极少现身。就连中墟之战,她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首次参与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众所已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

  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番话语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一股威严与不容置疑。不说他人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戬和南凰默风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般姿态。

  “退下吧。”在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懵然之中,南凰神君开口,音调平缓,听不出什么情绪:“蝉衣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今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战阵既交由她,便当由她决定一切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,乃至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你亦要自己担负。”

  “蝉衣明白。”南凰蝉衣微微颔首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南凰戬还想说什么,但话刚出口,对上南凰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只好又强行咽了回去,只能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云澈一眼。

  此番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阵法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除他之外,最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九级神王。但现在忽然混进来一个五级神王……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个参战者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大皱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极为不善。

  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加入,简直生生拉低了他们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档次!更将南凰战阵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都剥了下来。

  他们无法理解南凰蝉衣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想的【逆天邪神】!若之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欺瞒蛊惑,但被南凰默风道破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五级神王后,为何还要如此固执?

  而南凰神君竟也听之由之!

  南凰默风重哼一声,不再说什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极不好看。

  在众人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南凰蝉衣悠然而坐,随之向云澈传音道:“可别让我太失望。”

  “你不会后悔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道:“不过……你也听到了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五级神王,我着实好奇,你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心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南凰蝉衣稍稍侧眸:“信心?你怎知我对你有何信心?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维护我皇太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而已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承位皇太女后第一次主事,若就此因他人之言而更改决定,我还有何威严可言。”

  “你也可以认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任性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中墟战场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侧,几束目光落在了南方,随之变得玩味起来。

  “大哥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”东雪雁道:“他竟去了南凰神国那边?”

  “呵呵,”东雪辞笑了起来:“有趣有趣。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大致知道了得罪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所以向南凰神国寻求庇护。五级神王啊……嘿,对南凰神国来说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多得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中,每一个字都尽是【逆天邪神】鄙夷。

  “他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……难不成他入了南凰战阵?”东雪雁眉梢一动。

  “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东雪辞悠然道:“让一个五级神王入中墟之战?虽然南凰神国本就没什么脸可言,但还不至于连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都不要。”

  东墟宗这边,东九奎亦已到来,但他并未注意到南凰神国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他与东墟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,都在北寒城那边。

  因为今日即将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将在很大程度上,决定东墟宗未来在幽墟五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。

  距离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启越来越近,四大神君开始不断仰首看向西方……终于,西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,一个气息快速临近,随之,一个爽朗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穿过层层空间人群,响起在所有人耳边:

  “九曜天宫藏剑宫弟子北寒初,特来拜会中墟之战。”

  北寒神君瞬间站起,面露微笑。随之,其他三界王,乃至四宗所有玄者都起身而立。众观战玄者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屏住呼

  吸,翘首远望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敬畏。

  在幽墟五界,谁人不知北寒初和九曜天宫之名?

  很快,一艘小型玄舟现于视线之中,玄舟上立着两人,当先一人一身黑衣,剑眉星目,气势超凡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太子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曜天宫藏剑宫首席弟子北寒初!

  与他同行之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神色肃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藏剑尊者,而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位,明显在北寒初之后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一人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形结界,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封锁结界,缭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隔绝之下,一时无法看清和探知其中封锁着什么。

  无数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玄舟停滞在中墟战场正上方,北寒初从玄舟降下,中年人亦随之降下,身位依旧在北寒初之后。

  但玄舟却并未就此收起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载着那个黑暗结界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浮于高空之上。

  “初儿,你来了。”北寒神君起身迎上,脸上再无一界之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严,唯有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。

  “父王!”北寒初向着北寒神君深深而拜,然后四面而礼:“在下因事耽搁,有所迟至,劳众位久候,还望海涵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过南凰神国时,在南凰蝉衣身上有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停留,并掠过一抹微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南凰神君一声大笑:“贤侄言重了,你今日亲身来此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为这场中墟之战倍添明光。戬儿,论年龄,北寒初尚不及你一半,天资绝伦不说,纵在九曜天宫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地位超然,却依旧如此谦逊重礼,你可要鉴而习之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南凰戬恭敬道:“孩儿谨遵父皇教诲。”

  南凰神君第一个出言盛赞,顿时让战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多了一层暧昧,那个早就散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言,离真实也更近了一步。

  “初儿,你师尊呢?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稍晚些到?”北寒神君拿起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回父王,师尊本和孩儿一同而至,但中途偶遇变故,师尊另行他事,并叮嘱孩儿代为监督见证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之战。”北寒初回答道。

  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众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微异,藏剑尊者今日不至?半途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究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变故?

  当着众人之面,北寒神君当然不会深问,他缓缓颔首:“原来如此,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憾,但能让藏剑尊者移身者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当以大事为先。哦对了,初儿,这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转向了一直立于北寒初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,随着注意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移,他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因为他在这时忽然察觉到,这个似乎并不起眼,看上去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初随从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竟不在自己之下!

  而他北寒神君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墟五界第一人。

  “哦!”北寒初连忙介绍道:“父王,这位前辈姓陆名不白,尊号不白上人,为我藏剑宫三宫主。”

  “什……”北寒初之言,让北寒神君,以及所有人都暗吃一惊。

  藏剑宫三宫主,何等超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!

  因他一直立于北寒初之后,所有人根本无法想到,此人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

  北寒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快速俯下,声音里也多了几分惶恐:“小王北寒槊,拜见不白上人。不知上人莅临,多有失礼……”

  “不必多言!”北寒神君话未说完,已被不白上人冷冷打断:“我今日来此,只为护少宫主周全,其他一切,皆与我无关,你们大可当我不存在。”

  不白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北寒初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:“少……宫主?”

  而且,堂堂藏剑宫三宫主……亲身护北寒初周全?就连身位,亦居于他之后!?

  “嗯?”不白上人目光一斜:“莫非你还不知?少宫主如今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入了‘北域天君榜’。”

  轰————

  北域天君榜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字,如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炸开无数个惊天巨雷。

  北寒神君……幽墟五界第一人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懵在了那里,只觉得全身所有血液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向头顶,平日里布满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变得一片赤红,出口之言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之下字字颤栗:“你说……什……么……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