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63章 战前波澜

第1563章 战前波澜

  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之后,中墟战场陡然沸腾,那一瞬间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,几乎引得苍穹都为之震荡。

  东墟神君、西墟神君、南凰神君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面浮惊色,反应之巨比之北寒神君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遑论他人。

  震惊、激动、难以置信……在猛烈爆发到不可收拾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潮之中,北寒神君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转首,看向北寒初,将灵觉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感受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:“初儿,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父王,”北寒初微笑道:“在师尊和众位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栽培下,孩儿天幸突破瓶颈,成就神君。”

  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不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穿透音潮,响彻在每一个人耳际,亦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再次炸开无数惊雷。

  “……”北寒神君嘴唇颤抖,随之全身都跟着颤抖起来: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他大笑,放声狂笑:“得儿如初,为父今生已再无憾事,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北寒神君这一生最肆意,最畅快淋漓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!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平生第一次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何为死而无憾。

  其他三界王目光瞠然,许久之后,又同时幽幽暗叹。他们知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,一个他们羡慕不来,也或许永远都不可能复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

  “北域天君榜,是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最受瞩目,亦最为崇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榜。”千叶影儿向云澈传音道。

  虽然北神域与其他三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相互闭塞,但以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也不至于一无所知。早在梵帝神界,千叶影儿便知晓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北域天君榜”之名。

  “这个榜单,载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所有年龄十甲子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……当然,不包括王界。”千叶影儿淡淡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北神域每一个时代能入这个榜单的【逆天邪神】,大概在百人左右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云澈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为何在场之人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巨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他和千叶影儿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。

  北神天君榜,在某种意义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最具盛名和含金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榜。记载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王界之外,所有十甲子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!

  能以不到十甲子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到六百岁之龄成就神君,毫无疑问,任何一个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纵奇才!所谓“天君”,亦有天道所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意!

  百甲子成就神君,便足以引发巨大轰动。而十甲子之内成就神君,放在上位星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之子!浩大北神域数千星界,强者无数,而能入北域天君榜者,也不过寥寥百人!

  而这个榜单,当然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记载这些最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名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更大意义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告诉世人:这些能入榜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神君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未来最有可能成就神主,立于北域至巅之人。

  而这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之子,上位星界都难出其一,北墟界……一个中位星界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初,却已入榜中!

  这在幽墟五界史无前例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骄傲。”不白上人对北寒神君道:“在我九曜天宫,初儿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入北域天君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在他之前,最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也已逾千岁。连总宫主都对他赞誉有加,极为重视,几乎已视若亲子。”

  北寒初微笑道:“弟子能有今日,皆拜师门恩赐。能入师门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幸。”

  “嗯。”不白上人微微点头。

  北寒神君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依旧如浪涛翻腾,无法平静。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北寒初忽然成为了少宫主,堂堂藏剑宫三宫主为何要亲身护他周全,就连身位,亦甘愿在他之后。

  能入北域天君榜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。在九曜天宫这种地方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虽然北寒初辈分很低,但足以让九曜天宫给予他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培养和保护,乃至地位。

  惊叹、议论、狂呼……这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和荣耀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墟五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与荣耀。能以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入北域天君榜,整个北神域历史都屈指可数,众观战玄者在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都颇感与有荣焉。

  南凰神国这边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声叫喊,就连南凰神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一动不动,面现失神之态……但,云澈却分明注意到,南凰蝉衣一直都安坐在那里,自始至终,没有任何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如静水一般。

  他目光向上,看向了那个浮于高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型玄舟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没有强行穿破结界,但亦隐隐察觉到了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里面封锁着一个人?

  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意一撇,很快便将注意力收回,再不关注。

  “父王,孩儿此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奉师命代为见证中墟之战。不敢喧宾夺主。”北寒初躬身道。

  “哈哈,好。”北寒神君心情简直好到不能再好,他大手一挥,浑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音生生压下中墟战场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:“众位,中墟之战,乃我幽墟五界五十年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盛事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之争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之争,荣耀之争。”

  “今届中墟之战,本邀九曜天宫藏剑宫宫主藏剑尊者为监督见证,但藏剑尊者因事移身,便由藏剑宫少宫主北寒初代为监督见证。”

  北寒神君未言“犬子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“藏剑宫少宫主”相称。

  “请少宫主和不白上人入尊席。”

  “不可,”北寒初连忙摆手道:“孩儿在外为天宫弟子,归来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北寒之子,岂能位居父王之上。”

  “呵呵,你有此心便可。”北寒神君微笑道:“但你今日,代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师尊。中墟之战是【逆天邪神】四界之争,你若以北寒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督战,在明面上也会有失公允。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孩儿便遵父王之意。”北寒初这才入尊席,席位之高,凌然于四大界王之上!

  中墟战场总算开始安静了下来,但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注意力已基本不在中墟之战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集中于北寒初身上。“北域天君榜”这几个字实在太过震撼,直到现在,都让他们有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。

  而且,如此成就,却不纵不傲,心如赤子,怎能让人不叹。

  “众位,”战场平静后,北寒神君朗声道:“今届中墟之战,规则一如往届。四方界王宗门,每一方皆可出战十人,修为需为神王境,寿元需不超过五十甲子。”

  五十甲子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在任何一个中位星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,每一个,也都会让中位星界所有玄者仰望敬畏。

  但,今次有北寒初珠玉在侧……五十甲子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相对十甲子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,差距何止天壤,哪还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可言。

  历届中墟之战,都由北寒城主持,而今次,就连监督者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太子。已经为尊幽墟五界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城,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将更加超然其他所有势力之上,再无任何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战场规则同样并无变更,依然为四方轮战,胜者留,败者落,以全部落败的【逆天邪神】顺序决定排位,亦决定接下来五十年对中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支配权!”

  北寒神君陈述着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,言语、姿态,比之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昂然。讲述完毕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转向北寒初:“少宫主,作为此届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监督见证者,便由你来拉开战幕。”

  北寒初站起,面带温文微笑,他向四周一礼,却没有就此宣布中墟之战开幕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说道:“在下此番前来,除遵从师命,代为监督这届中墟之战外,亦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私心。”

  他此话一出,全场顿时鸦雀无声,一道道目光开始有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向南凰神国。

  而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,也在这时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向了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

  “南凰前辈,”北寒初向南凰神君重重一礼:“当年,晚辈在南凰神国有幸得见蝉衣公主,一见铭心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晚辈那时过于稚嫩,身无所成,唯有一腔热血与深情,会为蝉衣公主所拒,全在情理之中。”

  “在师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晚辈一心修玄,心境无尘无垢,唯独对蝉衣公主之心无法淡去半分。或许,晚辈能有今日成就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助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能有朝一日配得上蝉衣公主。”

  南凰神君站起身来,目露微笑,北寒神君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颔首。但,西墟宗和东墟宗那边,一张张面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或阴或暗,甚至咬牙切齿。

  一切成真,北寒初会身临中墟之战,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南凰蝉衣!

  而且状况,比他们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,要“严重”不知多少倍!

  因为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九曜天宫弟子北寒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入“北域天君榜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初!

  而且北寒初面对南凰神国时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谦逊有礼,非但没有因当年之拒而有梗在心,仗势强压,反而将自己放在一个极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姿态言语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最深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诚意和渴恰灸嫣煨吧瘛矿。

  要知道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初,在上位星界也必定已经威名大震,在九曜天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一辈也成为了毫无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。他还能看上南凰蝉衣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实打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!

  而且,以他如今之势,哪还用亲自现身,只需一句话,南凰神君就得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,亲自将南凰蝉衣奉至九曜天宫……还会引以为荣!

  “呵……南凰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走了什么狗屎大运!”东墟神君沉声哼道。身为东墟之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却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妒意。

  “这北寒初也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出息。”东雪辞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恨恨道。想到不久前自己对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当面嘲讽,他背后一冷,忽然开始心虚冒汗。

  北寒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继续响起:“晚辈如今总算小有所成,自认已堪入蝉衣公主之目。因而,今日特厚颜当众人之面,再次向南凰求亲,求前辈将蝉衣公主许配晚辈。若能如愿,晚辈定会将蝉衣公主视逾生命……求前辈成全。”

  字字真挚,字字动人肺腑。北寒神君笑了起来,向南凰神君道:“南凰,你意如何?”

  谁都知道,北寒神君这句问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句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废话。

  南凰神国怎么可能拒绝?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都不会存在!

  入了北域天君榜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初,未来会有问道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就算将来不能,也能立于九曜天宫之巅。若南凰蝉衣嫁于北寒初,在幽墟五界一直势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君将就此彻底翻身……就如无数人心中暗摹灸嫣煨吧瘛款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运!

  另外,北寒初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也有些微妙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中墟之战开幕之前。

  隐隐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先行警告东墟宗和西墟宗什么。

  南凰神君笑容满面,周围南凰皇室之人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笑逐颜开,激动不已。南凰神君道:“能得贤侄青睐,小女蝉衣何其之幸。不过此事,还要先问过小女之意。”

  “蝉衣,你可有话要说?”南凰神君一脸笑呵呵:“若怯于开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为父可就代为应允了。”

  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目之中,南凰蝉衣缓缓起身,珠帘遮颜,依旧仙韵拂心,让人暗叹难怪北寒初如此念念不忘……而她即将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以及接下来会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在所有人心中也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板上钉钉,绝无第二个可能。

  中墟战场之中,响起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语:“女子一生最大之幸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倾心之人倾心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蝉衣而言,北寒公子却非倾心之人。”

  语若柔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全场瞬寂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都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凝固在每一张面孔上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