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65章 凄惨南凰

第1565章 凄惨南凰

  “哼。”面对魏沧浪,北寒明智却没有呈现出对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尊重,反而眯了眯眼,用鼻子挤出一声轻哼……而且丝毫没有刻意掩饰,足以让所有人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

  魏沧浪眉头大皱,但没有多什么,玄气外放,周围黑光缭绕,化作万千漆黑利刃。

  能入中墟战阵者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震幽墟。魏沧浪也不例外,他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极为霸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刃功,寸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刃,便可将一座山岳噬灭成黑暗烟尘。

  面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北寒明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连应战的【逆天邪神】架势都没有摆出来,只有周身一层并不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暴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卷动着。

  他眯眼看着魏沧浪,忽然冷冷一笑,口中发出只有对方才能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:“魏沧浪,你也看到了,南凰皇室不识抬举,自寻死路,我北寒太子傲天之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完蛋之时,身为一方之雄,你居然还给这群蠢货当狗……南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难道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蠢狗吗!”

  “你!”魏沧浪大怒,在中位星界,十级神王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崇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几曾受过如此言辱。

  而他亦知道对方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心中怒气郁气同时横生:“找……死!!”

  “凭你?”北寒明智嘴角一咧:“来来来,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。”

  话间,他甚至将双手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抱在胸前,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字比一字刺耳:“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同级,对手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的【逆天邪神】蠢狗神王,先出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脏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。”

  “咯!”魏沧浪险些一口将牙齿咬碎。暴怒之下,他一声低吼,神情和身姿同时剧变,刚刚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魔刃亦在空中定格,随之释放出明显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极魔剑!?”阵阵惊呼从四周响起。南凰众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齐变。

  极魔剑,魏沧浪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魔刃!北寒明智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一直压制到最低,无人听到他们之间了什么,皆震惊于魏沧浪为何竟一上来就忽然暴怒,直接祭出底牌。

  而就在这一瞬间,本一脸不屑,气定神闲,刚刚才着绝不屑于主动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明智忽然目光一闪,身体一晃,如鬼影般闪身至魏沧浪身前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气浪瞬间席卷。

  极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形成,需要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凝神聚力,魏沧浪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北寒明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会当先出手,自己又处在暴怒之下,根本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备,被陡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暴直中心口。

  “你……”魏沧浪双目圆瞪,视线晃过一瞬北寒明智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身躯便在一声轰然中横飞而去。

  同为十级神王,纵有差距,想要短时间内决出胜败也并非易事。但偏偏,暴怒凝聚极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魏沧浪正处在防御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他无比匆忙的【逆天邪神】回转玄气,却依旧无法遏住横飞之势,直接横穿战场,狠狠砸落在战场之外。

  昏迷、认输、被轰出战场之外,皆为落败!

  “魏沧浪脱离战场,北寒明智胜!”

  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宣读声响彻战场,全场一时目瞪口呆,大部分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。

  败了?魏沧浪竟然就这么败了!?

  “这……”南凰众人无不惊恐瞠目。南凰默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吞了大便。

  作为南凰战阵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人之一,以魏沧浪应战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北寒挑衅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之争!他们原本无比确信,魏沧浪就算不敌北寒明智,也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惨败。

  但,一个照面……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照面,魏沧浪就被轰出了战场。

  败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轻易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和难看。

  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!”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之后,东墟宗和西墟宗那边同时响起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肆意大笑,这些笑声顿时如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尖刺直扎南凰心魂。

  就连那些为观战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玄者,都感到面红耳赤。

  轰!

  一声爆响,魏沧浪从地上腾身而起,他嘴角只有很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抹血沫,显然并未受太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但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和耻辱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张面孔已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成样子:“北寒明智,你……”

  “不用多言。”南凰神君忽然开口,打断他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如此落败,任谁都不可能甘心。但败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败了,输不起,只会在耻辱之余,更加让人轻视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丝毫没有违背战场规则,若不甘心,便好好想想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魏沧浪咬牙,他狠狠盯向北寒明智,碰触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极尽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告诉他:“你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条蠢狗。”

  几乎用尽平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他才强行压下不顾一切去和北寒明智搏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,沉下身来,死死低着头回到南凰战阵之中。

  北寒城在中墟之战不可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霸者,北寒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让他们从不屑于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。但,很显然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并不相同……北寒城不仅要让南凰败,还要败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尽凄惨,极尽难看!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错。”南凰默风道,他目光微转,冷冷盯向南凰蝉衣。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地位,在她面前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长辈之尊,但在“皇太女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前也不至于过于放肆,但此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中、声音中再无半点恭敬,唯有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:“蝉衣,南凰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下场……你最好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。”

  南凰蝉衣依旧不发一言。

  南凰神君看了南凰默风一言,但并未出言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默同。

  “呵,南凰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神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不堪一击吗?”北寒明智甩了甩手腕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蔑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失望。”

  不但让南凰败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丢人,还直接当众明讽,南凰众人无不咬牙切齿,却又发作不得。他们开始有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将目光转向一直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蝉衣……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敬崇仰慕,已尽化为怪责和怒意。

  “下一个谁来!”

  北寒明智话音刚落,西墟宗一人 直跃而起,落于战场:“西墟韩绍,特来请教!”

  西墟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场,也将这一届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轮战顺序就此确定。

  “韩某虽自认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智兄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但也不至于像某些丢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一样不堪一击。”韩绍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毫不隐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大耳刮子扇在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

  “战场之上,不得无谓赘言。”北寒神君道,话语平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并没有斥责之意,脸上那似有似无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,隐约还带着赞许之意。

  “哈哈,请!”北寒明智一声大笑。

  北寒明智和韩绍战在一起,两大神王之力猛烈迸发。中墟之战,仿佛从此刻才真正开始,而之前那场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。

  两人鏖战许久,最终,北寒明智获胜,毫无意外。

  第三场,东墟出战,出战者钟衍枫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墟宗外援之一,一个雄霸西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十级神王。

  北寒明智刚才和韩绍一战,消耗颇大,这一战,北寒明智依旧有些优势,但胜也会胜的【逆天邪神】颇为艰难,余力也会无几。

  而下一场,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神国。

  若下一场南凰神国再上一个十级神王,便定能战胜北寒明智,从而挽回一点颜面。

  东墟钟衍枫没有出手,目光扫了北寒城那边一眼后,忽然微笑道:“钟某虽很少踏出东墟,但亦久闻明智兄大名,这一战,钟某自知不敌,甘愿认输。”

  哗

  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者将一直在战场接受挑战,就算必败,也能耗其玄力。因而,中墟之战几乎从无认输者。

  东墟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认输让全场哗然,但哗然之后,他们又陡然明白过来什么,唏嘘和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顿时转向南凰神国。

  “哈哈哈,”北寒明智一声大笑:“钟兄胸怀博广,让人钦佩,北寒便承了此情。”

  “钟衍枫认输,北寒明智胜!”

  不仅北寒城,西墟、东墟玄者亦接连当众狠踩一脚……南凰蝉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寥寥几语,让南凰神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急转直下,凄惨到堪称悲哀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

  南凰从皇室到观战玄者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铁青,咬齿欲碎。但……他们又能如何?

  南凰神国第二个玄者出场,这一次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十级神王。

  结果,却依旧败于留有大量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明智之手,且遭遇狠手,身负重创。

  四方轮战,战败方,都会固定在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顺位出战下一人,直至十人全部落败。

  这一场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神王之战,一如先前般震撼激烈,各方神王尽展风采,引得无数玄者惊叹不已,热血沸腾。

  但……激烈之中,却透着谁都嗅得到,看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。

  北寒战阵的【逆天邪神】综合实力依旧最为强盛,战场停留时间最长,败场最少,东墟西墟胜败相近。

  而南凰神国……

  在南凰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前一场,无论北寒、西墟、东墟,都会在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下,让胜者以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力应战南凰神国。

  第一战……第二战……第三战…………第七战……第八战……

  全部落败!

  往届中墟之战,南凰神国虽然综合实力最弱,但十个出战玄者,总会有获胜之时,但这一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一胜场。且每一个出战之人,都会败的【逆天邪神】或者难看之极,或者无比凄惨。

  北寒城、东墟宗、西墟宗、九曜天宫……任何一方,都足以压过南凰神国。而南凰蝉衣当众拒北寒初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引得它们当众联合蹂躏践踏……

  很显然,他们很默契的【逆天邪神】,要让南凰神国在这场中墟之战……全败收场!

  在南凰神国,在幽墟五界,在中墟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上留下无比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!

  北寒城会怒而针对,任谁都不奇怪。东墟宗和西墟宗和南凰神国亦有解不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仇结吗?

  不,当然没有。

  在这个强者为尊,实力决定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踩一个注定沦丧的【逆天邪神】弱者来讨好一个注定凌傲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何乐而不为!

  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城虽然最强,却还不至于让他们如此。但有着“北域天君榜”光环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寒初……若能与他临近,博他好感,他们可以不惜任何嘴脸。

  中墟之战在继续,但南凰这边已全部没有了观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。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结界之中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许久都再无一丝声音。

  最后几个未出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他们皆已面如死灰,哪还有丁点战意……甚至恨不能直接逃离战场。

  “哼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聊透顶。”千叶影儿闭目低声……一个曾立于神主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一群神王争锋还组团玩这种劣等手段,着实有些难为她了。

  云澈始终沉默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,基本不怎么在中墟之战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大部分集中于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凰蝉衣身上。

  因为这个将南凰神国“葬”入此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始作俑者,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异常。

  “看够了吗?”她忽然出声,美眸也悠悠转过。

  中墟之战开战后,这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第一次开口话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嘴角微动,淡淡道:“下次问这个问题前,先脱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!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